心火烧,心飞扬,关不住了

精灵
积分:
0 (注册会员)
开题
0 次
参题:
2 次
徒步:
34 km
骑行:
0 km
上升:
1100 m

    到汽车北站公交站时七点一刻,边往站牌走,边准备打电话与小胖子联系,刚侧转身时,便见一身穿黄色T恤男子边向我走来,边招手,我立即反应到这是我们今天的活动早到的走友。也不管电话通没通,挂掉电话,投奔组织而去。已有6个走友聚在一起。两位姐姐,四个帅哥。先前招唤我的男子的(后来互相认识后知道他叫晴天),指着左手边坐着的一人说,这是登高,如果没见到小胖子,看到了登高,就可以跟着登高走,也就找到组织了,不会掉队。


不多会,只听登高说,“走了。 ” 这时车站里进来了一辆w105 。我问:还没到时间,还有人没到,不等吗? “先到先走,我们先到前面去等。” 哟,一下子就体现出了一个领导者的风范。看了一下时间,7点20分。刚上车便接了小胖子的电话,告知他,我与登高一起先去往下一站,一行7人。


车过沙河桥,一大片 金灿灿的收割后的麦田映入眼帘。使人心旷神怡。后座传来晴天的声音: 这里的人想进城,城里的人勒,想去往外面。咦,这不正是钱钟书先生写的《围城》里最著名的一句话吗?只是此城非彼城。


等车,捡人,陆陆续续中,认识了年龄最大,爱摄影的何爷,高高胖胖的阿宽,不怎么吭声的维c 。同行的还有幸运草,萍萍,彪哥,戴着草帽的东方不败。


小胖子-- -- 我曾假想中,是个个子不高,一身肉肉的,灵活的20多岁的小伙子。待看到本人,其实不胖嘛。有点小肚子,戴付眼镜,斯斯文文,个头中等。


出发沒多久,就传来后面赶上来的人告知,前面速度太快,后面的人跟不上,登高带了几人从另一边上去了。 看着前方准备穿越的林子,我只能暗暗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加油!


小满,四个女子中最青春洋溢,最有体能的。和小胖子走在队伍最前面。有段上山的路是跑着上来的。领队的速度快,身后的走友,一个个的越我而去 。前面有晴天,偶遇路障,在他帮助下,顺利通过。问问身后的人:你先过去不?我准备让道给他。“不用”。于是,我成了压住队伍速度的人。


何友大哥年约6~70岁,还背了相机,全程跟拍 。大家一路欢声笑声语,映在照片上,留下美好回忆。得知何友大哥跟着走友一起在山中林间水潭游泳,孝顺的女儿为他买了跟屁虫,做了安全保障。下山经过寺冲水库,再次下水畅快淋漓地游在水潭中。


上山队伍,幸运草是走在队伍最后收队的。


茂密竹林里,无须小胖子开山砍路,已有一条一人宽的林间小路让我们穿行而过。随手拾了根称手竹竿当手杖。路途的荆棘,用它来劈荆斩刺。遇一位坐在岩石上休息的当地老乡才得知,他们几人正在开辟防火道。让我们从左手边下山,前面100米后就已没有路了。小胖子不甘心,决定继续往前闯一闯。然而密密匝匝的

乱竹挡道,手中工具又不专业,根本闯不过去,只好退避三舍,绕道而行。于是后队变前队。幸运草成了开路先锋。


一眨眼,稍一停顿,就不见了人高腿长的的幸运草的踪影。这时我也成了先锋队,然而小短腿的我压制了整个队伍的下行速度。终于按捺不住的小胖子向幸运草飞奔而去,小满紧随其后。后面的我们紧赶慢赶也没追上。


青山庵已废弃破败不堪,荒草丛生。如无人指点,我会忽略而过。爬山消耗掉的体力,已让我不再想走进它。


小周家的柴火米饭,味道鲜美的鱼汤,好吃的家常菜,让我找回了自己。喝着酸甜可口的猕猴桃汁,酩上一小口醇香的自酿青梅酒。分享出葡萄和石榴籽。以自己的方式祝福祖国的生日。



下山途中,登高指着一棵硕果累累的野生猕猴桃树给我们看。彪哥问:你们要摘吗?要,我就帮你们摘。幸运草早就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一群人奔向猕猴桃树。彪哥身轻如燕爬上了树采摘果子,树下之人兴奋地叽叽喳喳,旁观之人气定神闲的等着,休息着。收获满满,心满意足。来年的猕猴桃酒有了着落。

    


楼主 发表于 2019-10-05 21:51
回复

写得很详细啊    我长得不胖且老 让你失望了

晴天是个好同志    对各位姐姐妹妹很关心

高高这个领导要不得   动不动就搞分裂

小胖子 19-10-05 23:03

老是老,味道好。哈哈哈哈哈……

精灵 19-10-07 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