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多多定甲坡

河友
积分:
0 (注册会员)
开题
0 次
参题:
12 次
徒步:
183 km
骑行:
0 km
上升:
5300 m

故事多多定甲坡

周日,我们一行十六名走友跟随小胖子进行了荣合桥-定甲坡-森林公园-白溪冲水库的穿越,一路内容丰富,故事多多。

开题伊始,小胖子就与登高一唱一和,一个说要探新路,一个说带柴刀,我心里咯噔一下,此行恐怕要上刀山、下火海了,不幸的是,果真被我猜中了。

或许是驴友们都有喜欢自虐的怪脾气,或许是开题线路富有吸引力,或许是登高的加盟带来了人气,此次开题后一路招兵买马,先是8人报名,继而增为10人,然后12人,最后定格为16人,相对于平时的10人左右, 这次算的上大部队了。

今天秋高气爽,晴朗之极,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朵,经典的万里无云呵。而且微风习习,清爽宜人,堪称绝佳的驴行天气。郎朗天穹之下,山林原野格外的清晰靓丽,宛如眉清目秀、楚楚动人的天姿佳丽,分外地赏心悦目。

穿过丰收在望的稻田,掠过美观别致的农舍,钻过密集丛生的细竹林,来到一处右侧是带多口的胸墙、左边是陡峭石壁的狭窄地,探头往垛口外一望,原来垛口下是深达五六米的城墙呀,城墙之内,还有一座古香古色的院落呢。不知是否有意安排的,城墙内侧竟然竖着一架登城的云梯。于是,我们就一个接一个的借助云梯下到城内了,登高顺势还在梯子上露了一手,那架势如同古代战士登城勇猛作战一般。

原来此处是望福源文化创意园,乃是点金聚萃、蕴含文化精华的场所。在热情的主人引导下,我们一行观摩了碑文墨宝和精湛的剪纸创意作品,然后毕恭毕敬地告别了创意园。

定甲坡名义为坡,实际上是山,而且是陡峭且荆棘丛生的山峰,真正的考验开始了。因为人迹罕到,根本没有上山路,如果要穿而过之,只有开路前行了。令人措手不及的是,这里的荆棘特别嚣张,上有荆条劈头刮脸,中有藤条刺虐缠身,下有藤蔓羁绊拖腿,最讨厌那种牛筋藤,不但刺毒,而且特有韧性,一旦被它绊住,别想能挣断它,只能剥离退回,然后小心翼翼躲过,手臂扎伤,衣服刮破,伤痕累累呀。此路之难,堪称上刀山。真难为小胖子了,一路挥舞着登高提供的“桑植神刀”在前冲锋陷阵,在回归的公交车上,还喊着手臂酸痛呢。

如果说上午的定甲坡登山是上刀山的话,那么,下午的常家寨下山就是下火海了。作为北山公园核心区的常家寨上山之路并不难,顺着人工水泥台阶上到山顶,一座似曾相识的木亭突现眼前,哇!这座山顶木亭我曾来过,记得下山之路虽然陡峭,却都是人工台阶,相对好走的很,心头不禁释然了。然而风云突变是,我们正在下山的台阶路上好好走着呢,小胖子突然发现了另有一条下山的隐蔽路口,在小胖子的跃跃欲试下,于是乎,只好不情愿地跟着小胖子另辟蹊径了。

过往的险径,虽然陡峭荆棘丛生,然而有竹木相伴,不至于滑落涉险,然而这条道路却属另类,坡度极大不说,而且是光秃秃的倾斜石壁,人行其上,脚站不住,手抓不着,一旦滑跌,不寒而栗呀,这哪里是路啊?我不由得怀疑人生了!真么办,在彪哥的指点之下,立走不行,就坐着溜呗,利用“腚刹”功能,借助于木根、草丛、石突的脚踩手抠点,一步一步往下挪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呵。奇了怪了,中途发现,这条石壁路上竟然拴着绳子呢,只不过年久腐蚀,粗壮的绳子断成了一节一节的绳头,根本无法借力了。走在前面的小满本想借力拉绳,不料绳子怦然而断,一下失控溜下好远,好在有惊无险,吓得大家再也不敢去碰绳子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啊。听登高事后说,这里或许曾是绳索攀崖的训练场地呢。原来如此呀。

我们的中午路餐是在定甲坡跟常家寨之间的蓑衣坡的一家老乡家吃的,老两口热情好客,搬椅摆凳,沏茶倒水,令人好不感动。令人称奇的是,在一半是土坯房、一半是二层小洋楼的农舍前院,三棵枝繁叶茂的花梨木参天而立,这可是红木宝树,弥足珍贵呵。

中途在竹林休息时,不知怎的,大伙对粗壮笔直的竹竿发生了兴趣,一个个表演起钢管舞来,你别说,即兴表演者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真有些身手不凡呢,小昕的猴子爬杆表演的特别有趣,据说,她是属猴的。

此行的最后一站,就是白溪冲水库了。蓝天碧水,银沙青山,金风吹拂,波光粼粼,眼观耳听,万籁寂静,真乃畅游戏水的绝好空间。也许是酷渴难耐了吧,,距离水库还好远呢,小胖子跟小满就边走边吹起跟屁包,套上娃娃箍,赶到湖边,衣服没脱就跃入水中,真是迫不及待呀。最后,在碧湖岸边,银沙滩上,小满跟洞庭浮萍两位美女还与小胖子演绎了一场争夺灌装啤酒的激烈战斗呢,不信,照片为证。

细观白溪冲水库,确有她独到之处,区区百米高坝,就很纵深拓展、很蜿蜒曲折、很港汊纵横地拦起了蓄水颇丰的大湖,匠心独具呵。

定甲坡的故事还延伸到第二天呢,周一夜晚,我收到小胖子发来微信,说是小满请发跟牛的合影照片,我不假思索地认为是同行的小满和牛牛的合影照片,马上从数百张照片中搜寻,无奈没有她们二人的合影,只好把凡有二人交集的合影照片发了过去,还专门剪裁放大了二人相聚较近的一张。等忙活完毕,我才悲催地发现,小胖子早已发来第二条微信,小满要的是她跟田边啃草的黄牛的合影照片。呀,我想起来了,还有一段小满与牛拍照,牛儿望风而逃的故事呢。嗨,这是哪跟哪呀!是小胖子传达有误,还是我年老痴呆了?

至于定甲坡之行饭后兵分三路、同途异时而归的故事,还是看小胖子和修道士妙趣横生的评说吧。

定甲坡的故事就是多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09-24 11:33
回复

大哥北方人    还没适应砍柴钻刺蓬啊    这算是轻松的了    基本直立行走啊

另    我们不称驴友    可以一般称走友   或者吧友      哈哈

小胖子 19-09-24 12:51

我们后队不仅有故事,还有“事故”,呵呵。

修道士 19-09-24 13:24

有趣,有趣。河友大哥摄影技术是越来越高明了,特别是登高拉巴巴那一张,生动至极,哈哈。

小雨 19-09-24 14:15

谢谢小胖子,修道士,小雨!

河友 19-09-25 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