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来了

小胖子
积分:
0 (特邀专家)
开题
266 次
参题:
26 次
徒步:
4547 km
骑行:
24 km
上升:
118140 m

谁画出这天地

又画下我和你

让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

谁让我们哭泣

又给我们惊喜

让我们就这样相爱相遇

总是要说再见

相聚又分离

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到了库尔勒,有四个伙伴提前撤退了,我们还要完成罗布人村寨的扎营活动。罗布人村寨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塔里木河差不多是绿色和黄色的分界线。据说罗布人是新疆最古老的民族之一,他们生活在塔里木河畔的小海子边,“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

首先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写着“阿不旦”三个大字的巨大的寨门,游人较多,太阳很辣,刚从高山下来一下子真不适应,一路走马观花,只有称之为“胡杨木爷爷的爷爷”的化石和水边的独木舟引起了我的注意。突然远远望见黄色的沙丘,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真实的沙丘,我们在胡杨树下稍作休整,便往沙丘去了。渔夫一马当先,说是到沙丘背面的神女湖游泳。沙漠里的沙子这么细的吗?承不住力,一脚一个坑,渗进鞋子里,热滚滚的。大伙在沙丘上走成一条线,几个起伏,看见了一个湖,湖水看起来还清澈,四周长着稀稀疏疏的芦苇,渔夫已经脱了衣服下水了,小满第二个来到水边,接着是我,湖水不深,水温也刚刚好,在里面扑通几下,瞬间感觉降温了,上岸继续翻越沙丘,然后穿过干涸的塔里木河床。正在大家在树荫地下休息的时候,一个环保车过来了,司机以为我们要坐车,便停下来说我们走反方向了,虽然如此,他立马调转车头,要载我们到大门去,我们也哗啦啦地上车了,闲谈中,司机告诉我们园中可以扎营,跟经理报备就可以了,并且提供了联系号码。渔夫一联系,果然成了。营地有了着落,大家便安心安意地坐在大门边的棚子里,吃瓜闲聊,等着游人回家。

大概七点半的样子,我们背着家伙往天鹅湖走,被指定的扎营点是湖边的一个简陋的大舞台。大家迅速扎好了帐篷,从旁边餐馆借来了桌椅。今晚吃打包好的烤羊,冰啤酒白酒摆上了桌,四爷煮黑茶。几巡酒过,天色渐渐暗了,大家看了会儿星空,田田的手机装个一个什么APP,可以直接辨认星象,接着唱歌,田田用平板给大家点歌,各种代表作横空出世,有抒情的,有摇滚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唱的唱,跳的跳,最后达到了顶点。接下来只剩下渔夫坐在那里哼一首塔里木河的歌,又说月亮出来了啊,透过帐篷果然看到一轮明月在青杨林透出光辉。

一夜宁静。早餐就着没吃完的羊肉伙同渔夫小满巴老爷喝了点酒,等到有游人进园,我们整理行装出发,渔夫边走边说,多看一眼啊,再也看不到了啊。回来的路上,又去参观了渔夫的母校和他住过的地方,巴老爷开玩笑说这是伟大的旅行者撒哈拉渔夫的故居,哈哈。突然想起在四棵树的夹皮沟扎营的时候,渔夫喝酒后反复说了几次的话,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06-28 17:22
回复

星空下我们的肆意已是圆满。

瑞草 24-06-28 18:45